百度好鏈:提供網站快速收錄強大反鏈各大知名網站
您好,請 【登陸】【注冊】
今日熱門:
您現在的位置:百度好鏈 > 資訊 > 健康 >

兒子走了我還在,一頂警帽兩人戴

作者:網友投稿 發布時間:2020-02-19 16:55 瀏覽:

  蘇宮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李潤文

  “敬他們滿身傷痕還如此認真,敬他們逆流而上還奮不顧身,敬他們淚流成河還如此誠懇”……這是一名網友在“徐州警方”微信公眾號后臺的留言。

  2月11日晚9時45分,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輔警時席席突發心梗,經搶救無效犧牲在戰疫一線,年僅30歲。同為輔警的父親時衛東從銅山分局鄭集派出所一線執勤卡點匆匆趕到40公里外的銅山區中醫院,見到兒子遺體那一刻,他暈了過去。兒子離世后第4天,時衛東戴上兒子警帽,毅然返回疫情防控一線。

  站到戰疫最前沿

  臨近春節,銅山萬達廣場人流量明顯增大,各類糾紛、警情不斷,時席席和同事堅守在警務站。

  1月24日除夕,剛調休半天的時席席又接到緊急任務火速趕回警務站。初一上午,滿身疲憊的他回到家,對母親陪笑臉說:“媽,兒子到家就是年,等我放假了,咱們帶孩子一起出去玩!”

  疫情防控形勢愈發嚴峻,原在巡邏組的時席席主動請戰,加入危險最大的疫情防控突擊組,站到抗疫最前沿。席席跟妻子解釋:“工作就是這性質,再危險也得上!”

  連續17天,時席席既承擔日常巡邏防范、防控宣傳、簡易警情處置等任務,又參與涉及防疫的各類備勤、盤查工作,還負責圭山菜市場等人員密集場所的疏導。白班,每天巡邏10次,每次5公里;夜班,至少巡邏7次。

  “何隊快來,席席不好了!”2月11日晚9時許,巡邏中隊副中隊長何山聽到呼喊,跑到時席席的宿舍,見他臉色煞白,已失去意識,送至醫院經搶救無效,不幸離世。何山抱著他哭喊:“席席,我知道你累,可不能這么歇下啊!”

  就在11日晚7時,席席還給父親打電話:“爸,疫情形勢很嚴峻,你們多注意安全!”女兒吵著要零食,席席許諾:“妮兒,等爸爸回家,給你帶一大袋奶酪棒!”女兒咯咯地笑。誰能想到,兩個小時后,席席走了……

  任務交給席席,放心!

  同事眼中,時席席是一個踏實肯干、主動作為的小伙。“任務交給席席,我們放心!”巡特警大隊大隊長李輝說。

  2月1日,當地政府投放平價口罩,天賦廣場一家藥房是銅山城區較大的售賣點。時席席主動聯系值班民警和隊員,制定五米一哨的預案,提前畫好排隊路線。早上7時,席席在現場維持秩序,不斷地提醒,“大家拉開距離,不要擁擠,不要摘掉口罩!”群眾有序購買,未發生狀況。

  席席是個有心人。2月3日,在轄區巡邏時,發現有人在傳“4日某企業將在萬達廣場免費發放口罩”的信息,席席立即向民警、派出所和相關企業進行核實,確定該信息系謠言。他及時向群眾辟謠,并依托警務站和微警務平臺開展防謠宣傳,有效消除了一起人員聚集事件。

  席席更具熱心腸。寒夜蹲守,他搶在前頭,“我胖,比你們撐凍!”;巡邏中發現心梗病人,他及時送醫轉危為安;隊友父親車禍困難,他率先捐出1000余元。工作以來,共協助抓獲網逃等違法犯罪人員30余人,救助群眾50余次。

  巡區的商戶們都熟悉這個笑起來靦腆、工作負責任的“小胖子”。“一定能戰勝疫情!你們是這個寒冬最可愛的人!”連日來,不少人通過網絡留言表達對席席的懷念與敬意,還有人給警務站送來熱騰騰的飯菜。

  齊奔“疫”線父子兵

  大年初二,兒子請戰的同時,同為輔警的父親也主動報名參加所里的加班執勤。

  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鄭集所接到3個檢查點的守控任務。所長閆飛征詢誰能來加班,時衛東第一個報了名。“老時母親長年患病,家里老小都要照顧,大過年的趕過來,我知道他克服了很多困難!”閆飛很感激,時衛東當天就上了檢查點。

  從那天起,時衛東白天巡邏,晚上守卡,冒著風雪嚴寒連續在三鎮交界的林洼卡口守了3夜。初二當天,時衛東他們排查了80余名湖北返徐人員,提醒他們回家注意自我隔離。

  “老時是個多面手,一人頂幾個用,事兒交到老時手里,我就放心了!”所長閆飛對時衛東的評價與大隊長李輝對席席的評價如出一轍。

  防控啟動伊始,防護物資奇缺。兼職內勤的老時一天之內跑遍整個徐州北部和郊區,硬是湊出2箱30余瓶消毒液。他還把春節前給感冒的小孫女買的十幾個口罩都拿出來,分發到一線民警、輔警手中:“太少了,你們先湊合,我再想辦法……”

  “我在農村奔忙的時候,想著兒子也在城區巡邏著,我們父子倆也算是并肩戰疫,那時候心里感覺暖暖的!”時衛東揉著布滿血絲的雙眼,沉浸在對兒子的追憶中。

  你沒站完的崗爸爸站

  時席席奔赴突擊組報到的那天,父親把兒子送到了大隊,看著他走進去。誰曾想,這卻是兒子留給父親的最后一個背影。

  從2014年春節起,小席和老時一家人已連續6年沒能聚在一起吃頓年夜飯了。“一開始我不理解,什么工作過年還不能回家吃頓飯?后來當我也成為一名輔警,才終于理解了孩子!”

  今年春節前,席席興奮地跟父親說:“爸,今年我能回家過年啦,到時我準備在家多過幾天,好好陪陪你們和兩個‘毛妮’!”兩個“毛妮”是他對愛人和女兒的昵稱。這個夢想,卻永遠成空。“自從參加工作,他就沒有家了!”老席的話中對兒子滿是心疼與不舍。

  把兒子安葬后,稍作調整的時衛東又回到鄭集鎮的疫情防控一線,繼續參加輪班值守。對來往車輛人員逐一進行檢查登記身份證、駕駛證、電話號碼、車牌號碼,跑轄區逐門逐戶宣傳疫情防控、核查人員信息……老時頭上一直戴著小席的警帽,在他心中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兒子,你沒站完的崗、沒完成的工作,爸爸替你完成!”

  被席席稱為“小毛妮”的愛人宗桃桃,給丈夫留言說:“你沒有盡完的孝心還有我,你沒有看著長大的孩子,還有我,老公一路走好,希望天堂沒有疫情!”

類似網站:

股票配资平台诈骗怎样报警